李怀峰丨一位荷赛获奖的非典型摄影“发烧友”(下)

更新:2018-06-01 17:12:57 来源: 宁舟浩
李怀峰丨一位荷赛获奖的非典型摄影“发烧友”(下)

 

三、从黎城窑洞到阿姆斯特丹市政厅。

2016年9月底参加过平遥摄影节之后,在回兖州的路上,路过地处晋、冀、豫三省交界的山西省长治地区黎城县。地处太行山脉的黄土高坡正值秋收,李怀峰停留拍摄了几天,觉得这里是个一定能拍到好照片的地方,于是返回兖州老家短暂休整后,于10月2日再次返回黎城拍摄,主要目的是拍摄自己关注已久的“石碾”选题,顺路拍一下当地农民秋收。然而让李怀峰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一次遇到了他的另外一个重要题材——土窑,并且拍摄到了土窑题材的第一张令他满意的作品《家的味道》:中午一家三口在窑洞里煮水饺准备午饭的场景,这张照片不久即为他斩获了数个大奖。

李怀峰丨一位荷赛获奖的非典型摄影“发烧友”(下)

 ↑ 《家的味道》李怀峰 摄影

说到那次拍摄,李怀峰一直说这真是一场巧合:一位当地的影友前一天曾经在这里拍摄过窑洞主人老两口的照片,但由于技术原因没有拍好,便把李怀峰介绍到这户人家拍摄。拍摄当天(10月4日)正值窑洞主人过生日,他的女儿女婿带着孩子从县城回家探望,并给老人包饺子祝寿。但老人从天气预报得知第二天要下雨,简单吃了几口饭就要赶去场院收晾晒的粮食,窑洞里只剩下女儿的一家三口。《家的味道》就是这次拍摄过程中最后的几张照片。饺子已经全部包好正要下锅,“眼生”的小女孩也已经习惯了陌生的摄影师的存在,逐渐恢复了往常的活泼,于是就有了这张窑洞里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煮饺子的照片。然而,李怀峰没有想到的是,在黎城的土窑中,还有更重要的照片在“等着他”。

鉴于上次在土窑里的收获,李怀峰开始对山区农民产生了感情:他们淳朴、善良、勤劳、乐观的人生态度打动了他,李怀峰曾经在一次采访中透露:他经常为此兴奋地彻夜难眠。于是决定第三次返回太行山区黎城拍摄土窑的题材,逐渐完善成为一组摄影专题。他选择在11月初霜降前后,因为上次拍摄中有老乡告诉他,等霜降后满山火红的柿子成熟了就会更好看。

李怀峰丨一位荷赛获奖的非典型摄影“发烧友”(下)

 ↑ 2016年11月4日,早上八九点钟李怀峰就来到黎城县红井乡,遇到了张金榜老人,并跟随他拍摄了大半天。李怀峰先随张金榜上山采摘柿子……李怀峰 摄影

拍摄当天很多细节李怀峰记得非常清楚:11月4日,早上八九点钟李怀峰就来到黎城县红井乡,遇到了张金榜老人,并跟随他拍摄了大半天。李怀峰先随张金榜上山采摘柿子,然后跟老人回到他独居的土坯老屋中,张金榜开始在家里制作一种用玉米面和柿子果肉做原料的当地食品“柿子窝窝”。快到中午时分,张金榜一边制作柿子窝窝,一边用一台被当地人成为“看戏机”的便携式影碟机看电视剧。期间,张金榜的一个叔伯兄弟来串门。按照前几次拍摄土窑的经验,李怀峰知道,拍摄土窑内景的照片一定要选择在中午11点到下午1点这个时段,因为土窑都是坐北朝南,中午这段时间是光线效果最好的。由于已经和被摄对象相处了半天时间,人已经相对熟络,就连主人的小狗也接受了这个陌生摄影师的存在,在桌子下面慵懒地伸懒腰。拍摄进行的很顺利。随后,李怀峰用了几天时间拍摄了其他几家土窑。回到家中挑选照片时,李怀峰立刻就认定这是此次拍摄最好的一张照片。

李怀峰丨一位荷赛获奖的非典型摄影“发烧友”(下)

 ↑ 石碾子系列。李怀峰 摄影

李怀峰丨一位荷赛获奖的非典型摄影“发烧友”(下)

 ↑ 石碾子系列。李怀峰 摄影

通过这次太行山区的拍摄,李怀峰逐渐发现,以往的拍摄方式存在着局限性:一是路途遥远,二是时间仓促,都是走马观花似的,不能在一个地方长期坚持。虽然拍了那么多地方,但是难以有大的收获。随着时间推移,李怀峰发现最关注的题材逐渐集中为三个:农村尚存的石碾子、农村少儿杂技学校和太行山区的土窑。这三个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关的题材,在李怀峰眼中却有着两个共性的特征。首先是历史久远。根据李怀峰考证:原始的石碾早在石器时代就出现了,虽然如今早已被电磨替代,但是在很多偏僻农村因为种种原因还保留着并使用石碾;中国杂技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就已经有2000多年,滕州出土的汉画像石记载有杂技的内容;土窑也有着4000多年历史,是中国西北黄土高原上居民的古老“穴居式”民居,也是黄土高原上最具代表性的建筑形式。更重要的是,石碾、杂技和土窑都是极具中国特色甚至是中国特有的现象或者艺术形式。李怀峰认为,“如果能把这些并不宏大的小题材,拍深、拍全、拍透,一定会是一件很好的作品”。

这是李怀峰第二次参加WPP的评选。2016年投递了两张单幅照片,但是没有获奖。2017年他认真研究了荷赛的评选要求,发现去年确实准备不充足,甚至有些“轻率”。2017WPP的规则发生了变化,减去了“日常生活类别”,新增了“环境类”。李怀峰觉得自己的“土窑”题材很适合这个新类别,于是就把五张照片编辑为一组,提交比赛。说到自己WPP获奖,李怀峰很平静,但是提到有的读者质疑获奖照片是摆拍的,李怀峰情绪显得有些激动。首先有人质疑那台“笔记本电脑”,李怀峰说那就是一台在当地十分普遍的被称为“看戏机”的便携式DVD机,价格只有一两百元。2018年春节过后,因WPP获奖,李怀峰专门带了大米、油、奶粉、洗了大照片,再次去探望答谢张金榜老人时,那台“看戏机”还在,只是有几个按键已经坏了,老人又买了一台新的。至于摆拍,李怀峰建议把照片放大了看一看伸懒腰的小狗周围的地面,有好多烟头和柿子皮、树叶等垃圾。他说:“起初我也是想用笤帚扫掉的,但是后来想不能这样做,因为扫掉后就假了。”

李怀峰丨一位荷赛获奖的非典型摄影“发烧友”(下)

 ↑ 《汗水逐梦》组照之一。李怀峰 摄影

刚接到WPP基金会调用原文件验证照片真实性消息时,李怀峰本以为是自己选投的另外一组农村少儿杂技学校的题材《汗水逐梦》会获奖。这个题材是他从2013年就开始关注的题材。李怀峰直言自己曾经分析过国内获得荷赛的作品:1996年李楠的《聊城少儿杂技学校》获得第39届WPP艺术类金奖之后,二十多年中WPP再也没有杂技题材的照片获奖,而杂技是中国特有的艺术形式、历史悠久。山东又是杂技强省,省杂技团曾于1984年和1996年两度获得世界杂技最高奖“金小丑”奖。自己身在山东,拍摄农村少儿杂技学校题材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于是他在2017年3月到9月期间,8次往返拍摄德州宁津少儿杂技学校。虽然在他拍摄期间有大量影友慕名前往拍摄,但是李怀峰并不担心,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比他们任何一个人拍得都多,拍得更细致。而至于为什么他倾注了大量关注的少儿杂技题材没有获奖,李怀峰暂时还没有找到答案。但是一位哲人曾经说过: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美国著名作家苏珊˙桑塔格在《关于他人的痛苦》中说:“摄影是唯一一种专业训练和多年经验不见得就对未受训练、没有经验占尽优势的重要艺术形式。”确实摄影的门槛很低,不见得刚刚拿起相机的人就拍不出优秀的照片,这也正是摄影术之所以被称为“现代主义主要塑造者之一”的原因。

李怀峰丨一位荷赛获奖的非典型摄影“发烧友”(下)

 ↑ 本届WPP奖牌——一块刻着 Huaifeng Li的大约三百克重的四方形纯金奖牌。李怀峰 供图

李怀峰丨一位荷赛获奖的非典型摄影“发烧友”(下)

 ↑ 第61届世界新闻摄影大赛颁奖典礼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市政厅举行,本次获奖摄影师和评选委员会成员合影。李怀峰 供图

欧洲中部时间2018年4月12日晚,第61届世界新闻摄影大赛颁奖典礼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市政厅举行。在经过两个月的漫长等待之后,他的作品《窑洞里的两兄弟》获得人物类单幅三等奖。来自山东兖州的摄影发烧友李怀峰接过了本届WPP奖牌——一块刻着 Huaifeng Li的大约三百克重的四方形纯金奖牌。

在颁奖典礼上本届评委会主席Magdelana Herrera表示,评委们每一次都期待不一样的照片……在许多组别中,界限正在变得模糊。纪实摄影越来越能够体现创造性,这与这个行业的改变息息相关。这个领域正根据环境做出调整。由于摄影师学习的渠道已经不再局限于杂志和报纸,他们需要更开阔的渠道,需要思考作品如何能够通过展览、书籍、在线发表或者其它方式存在下去。这种想法改变了他们的摄影手法,于是纪实摄影有时候变成了艺术与传统记录作品的结合体。WPP赛事总监Lars Boering 则在颁奖时向媒体解释了此前“卖的关子”:本次赛事采取了先公布提名、再揭晓结果的新方式公布结果,这样做是希望带来与电视转播的合作,让新闻摄影吸引更多的观众。而早在2014年,同为摄影“发烧友”身份的野生动物摄影师樊尚珍以作品《大漠狼行》获得57届荷赛自然类三等奖之后,行业内就有人士评价荷赛终于摆脱了将专业新闻记者作为内容生产者的传统思路,就此向摄影爱好者张开怀抱。作为中国获得WPP奖项次数最多的摄影师卢广谈到这张照片时说:这张照我仔细看了一下,还是非常美的。形式感很好,瞬间抓取很好。桌子下面伸懒腰的狗非常重要,是很精彩的情绪点。WPP中突发新闻和一般新闻基本上都是灾难新闻,需要有唯美的非灾难题材的照片来平衡全部获奖作品的气氛。虽然中国国内比赛的评委见惯了这样的照片,但因为这样的照片很少参加国际新闻摄影的比赛。譬如国内常见的霞浦,大凉山题材的照片外国评委没有看过的,他们就会认为都是崭新的报道形式和题材。所以,这样的作品获奖也算是偶然事件吧。我担心明年中国就会有一大批这样的作品和作者参加WPP。来自欧洲的观众评论李怀峰的作品像17世纪荷兰风俗画家约翰内斯·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的油画。布景、颜色、光线、墙上照片,狗、两兄弟的表情,整个故事很感人。还有读者说,这两兄弟虽然贫穷,但生活得很自由,这正是欧洲人所追求的理想状态。生活简单而开心,自由。

李怀峰丨一位荷赛获奖的非典型摄影“发烧友”(下)

 ↑ 荷兰风俗画家约翰内斯·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的油画。图片来自网络。

在后现代的今天,物质消费和技术消费已经开始全面覆盖我们的生活。艺术生产的权力也开始公众化,建立在以上两种条件下的社会分工(包括艺术)的职业性被全面边缘化,摄影这个媒介价值最终剩下的内容就是回归到任何媒介本身的意义,即是否是一个有力量参与公众生活的话语语言媒介。

出国领奖之前,李怀峰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陆续展示了他2018年头三个月获得的四个摄影金奖:2017年东京国际摄影大赛,2018首届中国˙黄柏山国际摄影展暨黄柏山专题展,香港第八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加上WPP的奖项,李怀峰在新年伊始的祈祷“希望2018年好运”得到了应验。参加过WPP颁奖礼之后的李怀峰坦言自己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在未来的拍摄题材上,他还是会继续在山东、山西、河北拍摄石碾和土窑的专题。李怀峰说:感觉自身欠缺的多,尤其是摄影理论的东西缺乏太多。拍照时很多东西有感觉,却表达不出来。他已经报名参加了5月19日中国摄影家协会举办的图片编辑学习班。要想走得更高更远,就必须坚持学习。

推荐阅读
友情
链接

地址:济南泺源大街2号大众网  邮编:250014

Tel:0531-83197516  18105418669    Email:sdpic@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