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更新:2018-12-06 16:27:57 来源: 宁周浩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离开天子坪很久了,但我还是忍不住想他们。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设身处地地感受到这段艰险山路带给每个村民的生活的巨大障碍。

每到周一早上,我不禁会想:安东现和安家宝这个点儿应该动身去学校了吧?山上应该很冷了吧?上学路上还有雾么?我还会想冉启文一大早去放牛,石壁边的木柴应该攒了不少,能够冬天用吗?姚素梅的腰好些了吗?能帮助他的老头做些农活就好了,73岁的老头子一个人做这么多活计真的吃不消……

只要从枫木树垭口到天子坪的最后一公里的山路能够修通,这一切都是可能实现的……

图文 | 宁舟浩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68岁的安忠民每次回到天子坪,都要顺路把在山下砍好的木柴从枫树木垭口背到山顶的家中。一捆柴大约50多斤,他要背着走大约两公里的山路。

天子坪是重庆市黔江区中塘乡胜利村五组的小地名,海拔1100米。天子坪是全村唯一没有通公路的寨子。

村里的年轻人开始陆续打工到福建等地打工、外迁到山下。2018年全村只剩下了5户13口,几乎全是老人和孩子。只有过春节的几天,村里才会短暂恢复以往的热闹。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清晨六点,天还没有亮,浓雾紧紧裹住鸡冠山,只有山顶尖的天子坪在雾中露出。山下全是浓重的雾霭,仰头就可以看到明亮的月亮挂在湛蓝的夜空。

10岁的安家宝早早起床,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准备跟着爷爷去学校。安家宝的父母家早年搬出山里,现在都在福建打工。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安家宝跟爷爷来到安东现家,安东现抓紧出门前最后一点时间用妈妈的手机再打一局电子游戏。之后,他要和安家宝去步行去大约8公里之外的中塘乡中心小学上学,到周五才能回家。

段溪河到枫树木垭口大约7公里的山路,从2000年开始一直了修了4年,全靠人工挖掘。2016年,这条路才完全浇筑水泥。

而枫树木垭口到天子坪段大约一公里的山路,由于地势险峻,挨着悬崖而无法修筑,至今依然泥泞,下雨天打滑很容易就摔下山崖。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雾气更重了,夹杂着小雨,弥漫在山路中,打在人脸上不禁一阵寒颤。

73岁的安宗武护送10岁安家宝和11岁安东现走过从天子坪到枫树木垭口的这段最危险的山路。

两家约定,轮流派大人送孩子走过这一段最危险的山路,以防不测。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安忠民属于村里身体较好的老人,他和邻居冉启文负责放两家的7头牛,他们两人伴随牛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往返于天子坪和枫树木垭口这段最艰险的山路,把牛赶到大坡等牧草丰富的地方。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安忠民带着孩子们走过段溪河的跳墩,就到了通往乡上的公路。如果遇到涨水,经常会有孩子落水。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过了这段溪河,两个孩子已经走了大约6公里山路,在河边歇一会儿。接着还有2公里大路就到了学校。

周一学校举行升国旗仪式,必须赶在8:30之前到校。大约8公里的上学路程对两个孩子早已经习惯了,他们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5年。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爷爷给了安家宝15元钱零花钱,嘱咐他周末放学时买些东西捎回山上。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安家宝早上到校,每个孩子每天都有一份学校提供的免费牛奶。附近村子的学生都到中塘乡中心小学读书,四年级以上的孩子可以住校。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午间休息,安家宝躺在宿舍的床上,他的鞋子“张嘴”了。学校宿舍是最近盖的新楼房,12个孩子住一间屋子。有独立的卫生间。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安忠民和冉启文放牛之外的一项任务就是砍柴,把砍好的木柴捆扎好晒在山路边,自然风干变轻后,再慢慢扛到天子坪的家里。进出天子坪道路艰险,一定要减轻任何不必要的负重。

天子坪的每一户人家必须在入冬前攒足可供整冬做饭取暖的干燥木柴,山顶冬天特备寒冷,一刻也离不开柴火。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23岁的安斌骑着摩托车载着父亲安德银从临近的湖北省咸丰县唐崖镇赶场回到枫木树垭口,从垭口到唐崖镇赶场骑摩托车只要大约半小时,比到中塘赶场更近便些。

由于从枫木树垭口到天子坪的路太窄,又有悬崖,骑摩托车太危险,安斌只能把心爱的摩托车停在距离枫木树垭口大约两百米的土路边上,用雨布细心盖好。

安斌背着赶场买回的建筑材料,步行返回天子坪。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安斌看着自家即将修葺竣工的房子,不用担心父母在家的居所。明年他就能安心外出打工了。

他为家里正在修葺的老屋买了新不锈钢折页、电线等一大包建筑材料,此外还为即将到来的家庭祭祀买了几刀火纸。

过几天家里地面开始铺水泥,必须雇马队驮材料。这次赶场,安斌只为自己买了一瓶果汁牛奶作为犒劳。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安德银5年前罹患脑梗,几乎成了一个残疾人,安斌想今年帮父亲修好房子,明年就外出打工挣钱养家,电子学校毕业不难找工作。

安斌话不多,到了家就不停地干活儿,他认为父亲是个伟大的人,安斌想尽量为父母分担更多。

安德银家里上次建屋是大约20年前,这次修葺房子,是安德银脑梗恢复之后,准备给自己养老的。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安宗久、方琼英夫妻二人结束赶场,满头大汗地回到天子坪的家中。由于上了年纪,他们来回步行要大约五六个小时。

在天子坪,盐巴、药品、副食等日常用品都要村民到山下赶场购买。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73岁的安宗武正在喂猪。

安宗武老伴姚素梅今年70岁,因为腰椎间盘突出和类风湿关节炎不能做重活,已经五六年没有下山,今年春天看过一次医生也没有太多效果,地里农活儿大部分要依靠安宗武来做。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安宗武在老屋后面的一片大约三分不到的菜地,小心地种好在山下新买回的莲花白幼苗。天子坪村民的吃菜,吃肉基本靠自己种植喂养,自给自足。

未通的悬崖边一公里山路,一个难了的大山情结

 

目前全村只有5户14人,由于安斌不想参加合影,故照片上只有13人。从左到右依次为:方琼英72岁,安宗久66岁;姚素梅70岁,安家宝10岁,安宗武73岁;吴贵枝79岁,安忠民 68岁;冉启文 61岁, 陈迎春66岁;安德银54岁,李巧云57岁;张素云 43岁, 安东现11岁。

明年,安斌已经决定外出打工,除去两个住校的孩子,天子坪只剩下了5户10口人。

修路和迁移之间的最终决断,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到来。

推荐阅读
友情
链接

地址:济南泺源大街2号大众网  邮编:250014

Tel:0531-83197516  18105418669    Email:sdpic@qq.com